豪门小老婆 > 第二卷:小妈咪 > 近朱者赤、近墨者黑一

第二卷:小妈咪 - 近朱者赤、近墨者黑一

所属目录:第二卷:小妈咪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21-10-18
咪乐|直播 现场执法人员称,当天被查处涉嫌违规的车辆,将进一步调查取证,对查证属实的车辆要依据相关规定按上限从重从严进行处罚,并纳入质量信誉考核。

  方美佳被这话给刺激的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眼眶一红,都似要哭了。

    刘好敏岂能容忍自己的女儿这样被欺负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女人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尖叫,她朝林梦扑了过去。竟然又是打算说不过,直接动手了!

    可这次她是彻底失误了,苗青纵身一出,长腿迅猛地一抬,一个凌厉的出腿,就将气势汹汹的刘好敏给一下子踹到了地上!

    “妈妈——”方美佳尖叫,急忙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刘好敏则是嚎叫了一声,立刻做泼妇状,原地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作死的女人哦,这么没人性,还让人踹我。这家是怎么了,这都住进来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呐,骄兰(阮承毅的母亲)呦,你都看到了吧,你一走,这家里就乱套了呦,你的儿子,都让那外来的女人给糊弄住了哦,看到老姨被那女人给打了,也不帮一把哦,哎呦,这都是怎么了啊,这都是怎么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方昆终于吭了声,命令道:“承毅,赶紧扶你老姨起来!”

    阮承毅拧拧眉,觉得受够了!

    孰是孰非,他自己心里头知道!老头子和自己母亲的事,是让人心里憎恨,可这,与林梦无关,又不是林梦弄得老头子和自己的妈妈夫妻不和的,老姨这是没事找事!

    都快大半年了,阮承毅要是连这都还没看清,那他干脆一头撞死得了。这总比笨死的要强!

    “姨夫,你扶老姨走吧!”

    “承毅,你这是什么话?!”方昆愠怒:“有你这样当侄子的吗?!”

    阮承毅冷冷的。这个男人,有时候,心也可以很冷、很硬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是不走,那我就请人送你们走!”

    方昆也被顶了个没脸。

    刘好敏猛地一抹眼泪,也不指天骂地地哭嚎了,恢复了战斗力,强横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小子这是糊涂了,被那个女人给迷了心窍了。我不能就这么走了。你们的妈妈已经去世了,我也不能辜负了她的所托。这个女人,必须得离开阮家,必须得和你们的爸爸离婚,否则,将来的阮家和光大,就没有你们三兄弟的容身之处!”

    其实,是没有他们这一家子的容身之处。自己女儿的那个朋友林姿也是一个没有用的,还是一个不识抬举的,和她这妹子一样是个招人厌的。女儿去找她,她答应地好好地说要找林梦谈一谈,可是后来连个屁都不放。女儿再去找她,她直接就借口说试过了,可实在是没招。哼,那是两姐妹,估计合着伙来对付他们方家呢!

    自己这三个侄子原先都是好的,就连她手头紧,过来支点钱,那都是没有二话的事情。可是自从这个女人来了之后,就大变样了。非但不能再打秋风了,就连工作都给落了个没影。家里三口人都不老,还靠着钱养活呢,哪能就这样断了来路。再说,自己这女儿将来是要走星光大道,捧着大奖回来的,这不得有人打点呐,怎么能少了三兄弟的关照。可是林梦在这个家一日,自己的女儿就一日不受这三兄弟的重视!

    这怎么行呢?!

    刘好敏看到了三兄弟的改变,但是她只是因为,那是受林梦影响的。只要林梦这个“祸根”不在了,那他们方家,就能和三兄弟维持以前的关系了!

    所以,她这次上门,说还钱,那是假话,来赶林梦,才是她的真正目的。她一次又一次地拿三兄弟的妈妈刘骄兰来说话,无非是因为以前这招特好使,基本上刘骄兰一亮出来,就是“御赐金牌”了,三兄弟没有不从的!

    但,时过境迁了啊!

    这世上最让人可笑和可怜的,就是自以为是、蒙着头原地踏步的人了!

    “今晚,我就不走了!”刘好敏耍起了赖,打算爬起来,却发现身子一往上窜就疼。肯定是刚才被那女人给踢得狠了!刘好敏心里暗骂,抬起脸,颐指气使地看着林梦等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,都给我一边去,我要和我三个侄子好好谈一谈!”

    谁和她谈啊?!

    阮承扬反感极了:“老姨,你走不走了?!不走,我真赶人了!”

    真是不识抬举,他们三兄弟正想法子要留林梦了,她却来这里坏事!要不是看在死去的妈妈的份上,他都真想出手揍人了!

    刘好敏愣了一下,苦口婆心道:“承扬啊,老姨这么费心费力的,可都是为了你们兄弟三个啊!”

    “烦死了!”阮承扬不耐,粗声大吼:“走,走,走,都给我走!”

    说着,上前亲自赶人去了!

    方美佳立刻从地上蹦了起来,拦在了刘好敏的前头,嚣张地也跟着吼着:“你敢?!”

    他有什么不敢的?!

    阮承扬觉得奇了怪了,这表妹,倒是比他更像是这屋子的主人了!

    可眼前这张脸,到底是他疼了十多年的,现在虽然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美好,可他还是不想自己动手,撕了这最后一层皮!

    “苗姐,帮个忙,把外面的人叫几个进来,把他们给弄出去呗!”

    扭头,他看向了苗青。阮承扬,已经是看出了苗青的大概身份了!

    所以说,沉默的人,或许有些给人的感觉有些木讷寡言,但是不要小看了他们的智商。他们静默着,却有用自己的眼,静静地观察着,将一切,都悄无声息地收入眼底。他们心里或有计较,但是不会往外说。必要的时刻,才会发力发威!

    这大抵就是不鸣则已、一鸣惊人了!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三兄弟当中,就阮承扬算是最狠的了,说做就做!

    苗青应声,向外走了几步,扬手,冲着窗户外面,拍了拍,很快,就从外面冲进来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把他们三个弄走吧!”

    进来的四人沉默地点了点头,大步朝方家三人走去。今日这形势,和那一天可是完全不同。那一天,林梦身边没有一个可以保护她的人,所以,就那样挨了欺负。现在,她的身边可统统都是人!方家挑这个时候上来惹事,简直是自找死路。

    刘好敏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弄得一愣一愣的,再看到那个个身材健壮的男人绷着脸朝他们走来,她急忙尖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承毅,这是怎么回事,这些人哪里来的,干嘛要听一个女人的话,你们是不是被这个女人给威胁了,是不是被她给控制了,这、这个可恶的女人,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,她不是什么好货……啊——”

    却是她猛地一下被一个男子给扛在了肩头上。

    “放我下来,放我下来!”刘好敏大叫,方美佳也跟着大叫,她同时也被一个男人给扛了起来了。而外强中干的方昆,这个时候反倒是最沉默的,有刘好敏这样一个极品的老婆压着,方昆又是一直靠着她吃饭的,基本上,也就没有什么硬骨头!

    被两个男子牵制着,方昆乖乖地跟着走了。他心想,反正来日方长嘛。到底是亲戚,抹不去那一层皮,改天再来登门好了。

    刘好敏向来是强势惯了的,也是那种随时随地可以撒泼的人,这头被人扛着,她直接骂开了,骂林梦,骂三小子,可很快,她就骂不出来了,因为,她的嘴巴被人给堵住了。

    最后,刘好敏和方美佳被很不客气地被扔在了地上,犹如垃圾袋一般。方昆则是被两壮男用力一推,一个踉跄,也扑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刘好敏咒骂不休,叫声尖锐,四人之中一领头的人物,变魔术一般,从衣服内抽出一把长刀,森冷地对向了刘好敏。那冰冷的光芒,在黑夜中别样的耀眼,让人瞧着,从骨子里发寒。

    “再多说一句,我就割了你的舌头!”那人厉声威胁。

    “再多说一句,我就弄瞎你的眼!”

    “再来一句,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!”

    刘好敏就那样可笑地张着o型的嘴,半天都一动不动!

    她——被吓坏了!

    方美佳和方昆也是,吓得齐齐瞪大眼,也不敢出声!

    男人皱了一下眉,狠狠地晃了一下刀,点到即止的行为,却是干净利索地刮下刘好敏的一撮卷发!

    这长刀,着实锋利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刘好敏惊恐地嘶声尖叫,却想起了男人之前的威胁,即刻伸手,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。方美佳则是吓得扑棱着腿,拼命地往后退了好几步。就连方昆,也跟着后退了一下。两父女,独独留下了刘好敏,挡在了最前方。

    这般的贪生怕死,不重视亲情,实在是让人轻蔑!

    之前他们说的话,做的事,在此衬托之下,更显得可笑!

    “还不快滚!”男子沉喝一声,再次扬起了冷冽的长刀!

    刘好敏大眼瞪得溜圆,慌得连连点头之后,像只狗儿一把地向外爬。可她刚才真是被苗青给踹到了,身子疼,根本就站不起来。眼见着自己的丈夫和女儿都快跑开几米之外了,她不得不出声呼救:“老公,佳佳,快来扶妈妈一把,妈妈起不来了!”

    方昆站着没怎么动!

    倒是方美佳,咬咬唇,又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那拿刀的男子,跺跺脚,有些不情愿地推了方昆一般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快去背妈妈啦!”

    方昆的后背被女儿给推着,一双眼害怕地看着那拿刀的男子,一边慢吞吞地才来到了刘好敏的跟前,却是没背她,只是将她扶起,然后沉声道:“快走!”

    然后半拖半拉地拽着她使劲往外走。

    可怜刘好敏,身上疼的厉害,却不敢大声叫出来,只能忍着。等终于拐了弯,躲开那些个男人的视线了,刘好敏爆发了,身子还靠着方昆借力呢,一只手就捶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作死啊你,刚才干嘛不背我,我都快疼死了的!”

    方昆没吭声,在心里咕哝:背她,哼,这也太丢人了吧?!再说,这女人也不掂量掂量她自己到底是什么吨位!

    刘好敏又骂骂咧咧了一阵,最后方美佳出去招了一辆计程车,三人才坐车走了。

    只是才刚到家,他们就被人给拦住了!

    大黑天里,此人又是戴帽子,又是戴墨镜的,遮地大半张脸都看不出来,实在是让人心里打颤。因为有之前的经历,刘好敏怕又是那拿着刀子的一伙的,吓得又是伸手捂住了嘴,全身开始度哆嗦。

    那人大概是知道了这三人是经历过什么,笑声道:“别怕!我是来给你们送钱的,当然,这钱不能白给的。但是,这钱绝对好赚!”

    一说钱,方昆就精神!

    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那个黑衣人半晌,确定他似乎真的无害之后,方家人齐齐松了一口气,然后方昆问出了口。

    “什么生意?!”他正愁没钱使呢!前天投入股市的钱,又因为邻国的大地震致使股市大跌而一下子缩水了,赔了个七七八八,他心里都快要长毛了!

    “简单!”那人笑了一下之后,说明来意,那就是让方昆挖光大的墙角!

    “这不行!”

    方昆微微摇了摇头,实则,立场有些不稳了。毕竟,一百万实在不是小数目啊!

    那人却也不是很坚持的样子,口气中带了点遗憾:“既然如此,那我还是找别人好了。原本看着你曾经当过光大的经理,懂得大概能多一些,不过,我再拿着这些钱,多找那么两三人,也是一样的,毕竟,这天下没有人不爱送上门来的钱的!”

    那人说完这话,直接干脆利落的走了。

    方昆傻眼了!

    刘好敏也有些愣愣的,内心天人交战,只是再一想到今晚阮承毅这么地不给她面子,最后更是被人给拿刀威胁着,她这心里头就多了被激怒的恨意。

    狠狠地拽了拽方昆的袖子,她代替方昆大声交到:“等等!”

    说就说呗,谁怕谁啊!阮承毅那几个这么不懂得尊重她,那她就让他们吃吃苦头。

    最后,双方细谈,并且达成了一致性的协议。刘好敏登入手机,查看新到了户头的一百万人民币之后,高兴地眉开眼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,才是她心里真正在意的!

    另外一边,因为刘好敏等人的突然闯入,阮承毅等人自然没有了外出吃饭的心思。林梦想着刘好敏刚才的指控,虽然知道那不过是她的恶意侮辱,根本不用放在心上,但是阮承毅三兄弟不是她,或许,刘好敏的话,会往他们心里头去。

    这事情,是越往下拖,越显得糟糕了!

    她已经是承诺了容凌,说事情是要快了的。再拖下去,容凌估计都快要不耐了。她也不想给他造成一个印象,那就是她是放羊的小孩!

    那就说吧!

    阮承毅几人也不是小孩了,经过这段日子的历练,总有点自己的价值观吧。她将实情全盘托出,或许一时间没法取得她想要的结果,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最后总能好的!

    而且,她也不想哪天那方家人再冒出来,在她面前,当着孩子的面,在那儿恶声恶气。这必然会对孩子产生一些负面的影响。

    心里打定注意,林梦吩咐小佑佑和小浩浩一起上楼去!

    阮承扬精明,一看这架势,连忙拍了一下自个儿的脑袋,故作惊慌道:“遭了,今天老师交代了一个任务,我忘了去做!”

    说着,急吼吼地竟然直接就往门外跑。

    “承扬,你等等!”

    “回来再说!”阮承扬直接朝林梦挥了挥手臂,头也不回地跑开。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?!”

    阮承扬却不回答,已经跑出屋子外头去了。

    阮承扬暗赞了一声自己这弟弟做的好,当下转过身去,看向阮承毅,有商有量的。

    “大哥,承扬那头有急事,我看咱们还是把这顿饭改成明晚吧,我这边也把明晚要做的事给调调!”

    “行啊!”阮承毅答应的快。

    阮承辉就回头冲林梦笑:“梦梦,今天就先这样吧,我出去一下,把事情给提前处理一下!”

    说着,也是不给林梦拒绝的机会,直接走人!

    阮承毅则开始打电话,叫外卖!

    总之,三兄弟是打定主意,往后拖。等过了现在这道坎,也就好了。连阮苍盛那头,三兄弟以往是最不待见他的,也都服了软,纷纷上阵,又是电话,又是视频的,让他赶紧回来!

    到时候这人没留住,他们三个就饶不了这死老头!

    只是,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!

    第二天,报纸上爆料,据曾经担任过光大采购部部门经理的方昆爆料,光大家居的材质,存在很严重的质量问题,根本不像宣传上爆料的那般足质足量。以次充好,有时候偷工减料,做工低劣,部分打着纯手工制作的家具,其实走的是流水线生产!

    报纸上,很是详细地列举了几家光大接洽的低档次公司,以及暗中购进的材料等等。同时,也爆料了光大的内部机构,以及几个算是比较机密的生产线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报纸还批评了光大的服务质量,职责售货员态度傲慢,还有光大承诺了售出不满意包退,但事实上根本就不给人家退。

    这样的爆料,绝非在一家媒体上出现,而是齐齐出来了五六家,就像是一起商量好了似的。然后,网络转载,更是让这份报道的影响力变得深远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对一切都蒸蒸日上的光大来说,其实是一个不小的打击!

    紧跟着,就出现了追踪报告,媒体采访消费者,然后几个消费者作证,说自己买的光大的产品确实有质量问题,而且,光大的服务质量,实在是差极了。

    这些视频报道,还是上了地方台的,正是印证了那一句——有图有真相,这让这个本来就怀着恶意目的的爆料显得更加地具有了攻击力!

    有部分消费者,竟然闹到了光大的总公司!

    但是阮承毅知道,这绝对是一场预谋!

    因为,距离报纸下发,才不过多长时间啊,可是却有这么多人闹上门来,这绝对不合常理。他对自己的产品很有信心,并且自己的女朋友立苑又是驻扎在生产线的,在她的盯梢下,不可能有人会以身犯险的。可能,小部分会出现质量问题,因为某些人工失误,或者材料本身意外地有了不太让人发现的瑕疵,但这样的事情,就是举世闻名的家具牌子,也无法避免的。并且,这样的几率,大概是低于千分之一的吧!

    显然,这是有幕后黑手在那操纵着的。

    他迅速召集公司高管进行协商,大家初步揣测,很有可能是同行搞出来的。因为只有同行,才知道哪里最有可能攻关,哪块最有可能被拿来扯出问题,并且,那份报道明眼人一看,就知道不是干这一行的人根本写不出来那样水平的文章来,因为,里面涉及到了很多的专业术语,这不是当下只负责跟风报道、然后拼凑着文字随便乱写的记者能写的出来的!

    阮承毅这头让这些人协商着,最快弄出一个解决的方案来,这头立刻给警局打了电话,让他们派人,立刻抓捕方昆一家!

    对那一家,他已经是忍无可忍了!昨晚,他当着林梦的面,直接在客厅里就将那一大捆看上去可真是可观的报纸给拆了,可是好笑的是,那报纸包着的竟然是个纸盒子,而打开纸盒子之后,里面只有可怜的五个人字头小方块。

    五万块!

    呵呵,真是可笑!方家人就送了五万块钱过来,就说还钱了。他们这是在玩呢,这还的钱,不过只是他们挪用过去的冰山一角,都不够看的,他们还真是当他们三兄弟弱智了!

    他忍了,也把钱给收了,并且郑重告诉林梦,剩下的钱,他会追讨回来的。那时,他还是念着一点情分的。但方昆回头就把他给卖了,甚至直接就把光大卖了,这让他觉得,自己的顾念旧情,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!

    他知道,方家真正说上话的,其实是刘好敏!做出这种事,报纸上说是方昆,那其实也是刘好敏的打算了!

    昨日,是哪个口口声声说是为了阮家,为了光大,在那装着深情厚谊的?!

    昨日,是哪个拿死去的人来说事,在那喊冤,在那哭爹喊妈的?!

    简直是无耻!

    毫不顾虑地扯光大后退的,却正是他们!

    半分情面也不顾忌的,也正是他们!

    背地里使诈耍阴、无所不用其极、不要脸极了的,也是他们!

    他们做什么和林梦这个后妈比,他们连她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!

    她废了那么大的心血,拉扯起来的光大,就因为他们三兄弟的一时纵容、一时软弱、一时体恤,就这样,被那无耻的人给毁了!

    他甚至都有些不谅解,自己的母亲,到底给他们三兄弟招了什么样的人回来?!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刘好敏那样的本性,自己的母亲怎么会和她那么交好,甚至生前,这么地体恤那一家子的人?!都说是“近朱者赤、近墨者黑”,自己的母亲能那么其乐融融地和刘好敏凑在一起,那——

    不,他没法往下深想!

    逝者已厮,他还是就此打住就好!

    只是刘好敏等人主动扯破了最后一层皮,他干嘛还弱智地帮着他们打掩护?!

    方昆迅速地被抓走了,因为他承认这事是他一手干的,和他老婆以及女儿无关!不是他有情有义,爱这个家,爱他老婆和女儿,而是他知道,这些警察既然是因为他亏空公司钱款而抓他的,那么到时候,他能释放,也就是阮承毅一句话的事。而说动阮承毅,需要他的老婆,以及他的女儿!

    被扭送入警车之前,他大有深意地看了刘好敏一眼。

    刘好敏岂能不知道这个日日睡在自己身边的男人是个什么德行,他这分明是警告。她要是不想办法把他给弄出来,他回头就有可能翻供,把她也给拽进去。

    急急忙忙地,她怒火攻心地去找阮承毅去了。她怒,是因为昨晚她明明是和那黑衣人说好了,绝绝对对不可以供出他们的名字,那人也答应地好好的,可是没想到,回头,她丈夫的名字,就上了报纸!

    那些人,出尔反尔,一点诚信都没有,实在太可恨!

    可她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人品,他们这一家子都是什么人品。她故意栽赃陷害光大,干的就是不光彩的事情,黑衣人又是同行的几个公司联合弄出来,来整垮光大的,对待刘好敏一家,他们会诚信才怪呢!

    找上方昆以及刘好敏,一是因为他们好下手,二来,还不是因为刘好敏和阮家的亲戚关系。这都多少年的亲戚了,大概知道阮家不少的内幕,由方昆爆料,局外人岂不是更加信服!

    刘好敏到了光大之后,一看门口的广场上外面那么多闹事的人,不免有些心虚。她深知,这里面有很多都是找好的拖。而她,在这其中还贡献了不少的力量。

    灰溜溜地用手挡着自己的脸,她摸进了光大的大门。守卫的保安是认识她的,给了她一个鄙夷的眼神之后,还是放她进去了,因为他不知道上头的老大是什么想法,不好因为个人爱憎而拦人。

    但是前台小姐却是知道的。刘好敏一进来,就往楼梯那边去,被今日当班的前台小姐给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刘女士,你不能随便乱逛!”

    就连一个“您”,前台小姐,连这基本的尊敬都给撇去了。

    光大被诬陷了,跟着受到侮辱的,也是他们这些员工。前台小姐不会忘了,报纸上那人,是这个女人的老公。

    “我上去找阮承毅!”对这个以前的手下,刘好敏的态度依然是高傲的。

    前台小姐微微一笑:“总裁已经吩咐了,他是不会见你的,所以,你好走,不送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!”刘好敏大怒,上来教训那前台小姐:“黄毛丫头,几天不见,你就胆大了啊!”

    “保安,拉她走!”前台小姐冷声,又冲着闻声过来的保安大声道:“总裁说了,对这种无耻的人,不用客气,直接把她拖出去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,总裁是我大侄子,他是不会说这样的话。你这丫头,你敢说谎,你等着,我让我大侄子炒了你的鱿鱼!”

    “拖出去!”前台小姐冷眼怒声。

    保安等的就是这个,没的说的,立刻扯着她的手臂,像拖垃圾一样地将她拖了出去。期间,刘好敏怒骂不休,又是一番泼妇作态。可是所有经过的人,都只是冷眼看着她笑,眼神,是彻底的轻蔑和鄙视。

    阮承毅就是要奚落她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彻彻底底地奚落她。相信,用不了多久,刘好敏被毫无尊严地拖出去的新闻,就会传遍整个大楼!

    这样的人,就该被很多人给嘲笑!

    刘好敏直到被拖出去了,又被一把推搡在地上,被风一吹,她这大脑才正经地反应过来。她可不是来闹场子的,她这可是来求人的。怎么就那么冲动的,先被人给拖出来了呢。自古阎王好过,小鬼难缠,她现在想要进去,可就难了。

    不得已,她给阮承毅打电话,但是阮承毅不接。给其他俩兄弟打电话,也没人接。

(古默现代言情小说《豪门小老婆》已经更新到近朱者赤、近墨者黑一,请Ctrl+D收藏本站www.haomenxiaolaopo.net方便下次阅读)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