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

巴基斯坦松子成中国坚果市场“奢侈品” 中企寻求直接对接

2021-10-18 09:34   来源:中国经济网   
咪乐|直播|moopn主播 通过提案,各民主党派发挥各自所长,紧扣时代“大脉搏”,为国家发展献计出力。

  距离巴基斯坦新松子采摘季还有1个月,然而中国的买家早已迫不及待。

  打开中国主流电商平台,销量排名靠前的一家巴西松子(产自巴基斯坦西部)店月销1万+,评论3009条,“松子香味浓郁、果肉饱满、颗粒超级大、轻轻一捏就开、没有烂果”的留言满是中国消费者对巴松的超级赞,而这仅是中国几百家巴松电商之一。

  

  图为中国加工好的巴基斯坦松子。来源:受访者供图

  不过消费者的青睐也催生了中国采购商的烦恼。“以前巴松小年,我什么时候想进货都有,反而2020年巴松丰收年后,我想进口松子生料怎么这么难?”一位从事10余年巴松加工生意的中国企业负责人对中国经济网记者透露,“而且巴松价格高的离谱,今年是我们做巴西松子生意的第11年,都想改行了。”

  在中国坚果市场,巴松可谓名副其实的“奢侈品”。巴松在中国主要电商平台的售价每公斤约人民币320-600元(约合7510-14080卢比),然而巴基斯坦原产地出口商表示当地松子价格腰斩,每公斤只有1700卢比(约合人民币71元)。

  为何同一种产品在中巴两国价格相差如此悬殊?巴基斯坦可能出口更多松子到中国吗?

  中国需求:巴松成坚果中的“奢侈品”

  据国际坚果及干果协会统计,中国是第二大松子仁消费国,2018年消费量达到3474吨,约是巴近5年平均年产量的1.2倍。

  作为中国市场三大松子品种之一,巴基斯坦松子享有很高的溢价,被列为高端零食,一袋250g的巴西松子售价约80元(约合2033卢比),是中国其他品种松子的近2倍。

  中国消费者对巴西松子的青睐带动了巨大的进口需求,中国成为巴基斯坦松子的主要出口目的地。巴基斯坦农业市场信息服务局数据显示,2018-2019财年(2018年7月-2019年6月,巴松丰年)、2019-2020财年(巴松小年)巴基斯坦分别向中国出口松子692吨、73.9吨,价值8.2亿卢比、1.9亿卢比,占巴松子出口总量的45.86%、14%。

  

  图为2020-2021年产季(2020年7月-2021年6月)巴基斯坦松子丰收。来源:中国经济网

  然而在去年10月巴松大丰收后,中国企业却持续面临买不到、价格高企的问题。“明明是丰收年,春节前(2月)我想多进200包,没货,春节后价格反常上涨,原料180元/公斤(约合4566卢比),之后又涨到220元/公斤(约合5581卢比),较前几年每公斤120元的价格(约合3044卢比),上涨了100元(约合2537卢比),近乎翻倍。”上述中国巴松加工企业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网,“我的客户都不敢拿货,50个客户只有4个人能接受这个价格,都养活不了这些工人。”

  巴产量翻倍:第五大松子仁生产国

  巴松丰年为何价格不降反升,我们先来看看巴松的生产。

  据了解,巴基斯坦松子采摘自巴基斯坦西北部的“加拉古扎”松。奇尔戈萨松林(Chilgoza)生长在海拔1800到3350米之间,20到25年才能开始结果,并持续约70到80年。一个松塔从开花到成熟期约3年,产量极为有限。

  

  图为巴基斯坦尚未成熟的松果。来源:中国经济网

  “获得松子是一个艰苦的工作。农户要去松树林摘下松果,放在大袋子里,一直扛到到家里。”巴基斯坦松子贸易商贾韦德(Javeed)说。通常来说,采收150卡纳尔(18.75英亩)大小的松林需要15人,12名男性爬上树采摘松果,3名女性在树下收集松果并装袋。一棵奇尔戈萨松的松子产量为3-5公斤。

  

  图为巴基斯坦农户将松果装袋。来源:中国经济网

  贸易商从农户处收集松果后,进行洗涤、烘干,以免松子在运输途中腐烂。“巴基斯坦松果9月20日左右完全成熟后,开始采摘,大约需要15到20天才能收集齐所有松果。之后进行冲洗,洗涤过程需要10到15天,再等15天变干,松果自然会打开,从中取出松子。”

  

  图为巴工人敲打松果,取得松子。来源:中国经济网

  之后中国松子机器将帮助巴基斯坦松子进行分级。“我们从中国购买了将空壳分开的机器,还有其他机器可以根据松子大小和质量进行分级,进行标准化处理及出口。”巴基斯坦松子出口商杭州nazi食品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亚尔-穆罕默德(Yar Muhammad Niaz)说。巴基斯坦松子分为A、B、C三级。“通过中国的机器,可以更容易分辨不同品质的松子。”巴基斯坦松子贸易商扎赫尔·沙(Zahoor Shah)说。

  

  图为巴基斯坦人将松子放入中国松子分级机,筛选松子。来源:中国经济网

  在2020-2021产季(2020年7月-2021年6月),国际坚果及干果协会的数据显示,巴基斯坦松子仁产量达到2800吨,是2019-2020产季的1.9倍。巴基斯坦成为全球第五大松子仁生产国。一般松子产量每年都有波动,三年小丰收,五年大丰收。

  对华出口增长:空运费降低

  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消费市场,近年在巴基斯坦松子出口中占据较大比重。即使在疫情蔓延的2020-2021年产季,巴基斯坦松子对华也有大量出口。

  从运输渠道看,巴松子对华出口主要陆运通道受疫情影响较大。亚尔-穆罕默德表示:“中国的巴松加工厂主要在浙江省,从伊斯兰堡到浙江的公路运输需2周时间,陆运是松子出口最优惠的方式。”

  “在一个季节里,我们大约有700至800吨的松子通过陆运从巴基斯坦出口到中国,然而今年1公斤都没有出口。由于此前道路封锁,松子价格已降至原价一半。去年我们以每公斤5000卢比(约合人民币208元)出口到中国,但今年在国内市场我们每公斤只能卖1700卢比(约合人民币71元)。”巴基斯坦松子贸易商米尔·阿夫扎尔(Mir Afzal)说道。

  

  图为巴基斯坦农户挑选松子。来源:中国经济网

  价格较高的空运成为中巴贸易商的第二选择。亚尔-穆罕默德认为,空运能保证松子按时运抵并销售,而且“受益于中巴直航开通,2021年航空运费降低了不少,平均每公斤运费只要10块。”中国巴松加工企业负责人说。亚尔-穆罕默德补充道,他们与阿联酋、卡塔尔等国外航空公司合作较多,比巴基斯坦国家航空公司(PIA)运费便宜、服务快。“如果PIA提供合理价格,这将是一项很棒的生意。”

  此外,受益于中巴自贸协定第二阶段议定书,巴松子出口中国零关税。“此前,我们松子出口中国需支付36%关税,每公斤大概10元,成本就会增加。从议定书降税安排2020年实施开始,出口松子到中国零关税,这使我们受益匪浅,非常感谢巴基斯坦和中国政府。”亚尔-穆罕默德说。

  在空运费降低和零关税利好下,虽然巴基斯坦尚未发布2020-2021财年松子出口数据,但亚尔-穆罕默德估计,巴松子对华出口量有大幅增长。这一点从中国海关总署数据中也能获得间接印证,2021年1-6月,巴基斯坦出口中国的松子仁110千克、2367美元,体量不大。不过带壳松子才是巴对华出口的主力军,目前松子没有单独贸易代码,归类于未列名鲜或干坚果(注:商品编码08029090),该类别2020年7月至2021年6月巴对华出口量达到931吨,是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的5倍多。

  价格不降反升:中企寻求巴松直接对接

  巴松子丰收、对华出口量增长,在华巴松子生料为何仍价格高企?

  亚尔-穆罕默德认为主要是因为中国庞大的市场需求。他说,巴松在中国市场的价格整体是上涨趋势。像最近5年,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巴基斯坦松子在华每公斤均价分别约合3298卢比(130元)、3044卢比(120元)、3805卢比(150元)、5834卢比(230元)、4566卢比(180元)。

  

  图为巴基斯坦本地销售的松子。来源:中国经济网

  不过在中国巴松加工企业负责人看来,巴松丰年价格不降反升,是中间商在调控价格、囤积赚钱。他告诉记者,他们主要从在华巴贸易商处采购松子原料,“我们希望可以直接对接巴松生产者。” 他认为,巴松在中国市场炒熟后130元/公斤的价格应该合理的,超过这个价格,对巴松的需求就会下降。

  对此,亚尔-穆罕默德观点相反,“松子在巴基斯坦市场随处可见,如果十年前中巴贸易较少时,可能存在这种情况。现在巴基斯坦了解中国市场的实时价格,我们从供应商处拿来原材料提供给中国工厂,只赚取平均利润。”

  而在中国市场,巴松正面临来自阿富汗等国松子的有力竞争。巴西松子产自奇尔戈萨松,这种松树除生长在巴基斯坦外,在阿富汗东部也有分布。国际坚果及干果协会的数据显示,2020-2021产季阿富汗松子仁产量2900吨,略高于巴基斯坦产量2800吨。

  “阿富汗将80%的松子出口到中国。 2018年6月,中阿签署阿富汗松子输华协议,且阿富汗对出口运输费用提供约50%的补贴。”亚尔-穆罕默德说,“另外,巴基斯坦对华陆路运输成本比从阿富汗出口高约30%-35%。”

  中国巴松加工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网,和巴基斯坦相比,2021年从阿富汗进口的松子更多些。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,2020年7月至2021年6月,阿富汗对华出口未列名鲜或干坚果(注:商品编码08029090)5561吨,是同期巴对华出口的6倍。

  中巴合作:深加工本地化或提速

  面对竞争,未来巴中松子还有哪些合作潜力?

  松子在巴深加工或是合作方向。“此前,巴基斯坦松子生料出口中国后,在浙江省杭州市附近深加工,现在中巴两国政府合作建立产业园区,如果把松子产业链转移至巴基斯坦,可加工松子仁、松子油等,创造就业机会的同时,高附加值产品出口中国或中东可为巴创造更多外汇。”巴基斯坦中国工商联合会高级投资顾问、中国新疆浩彦国际商务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马小彦说。

  深加工还能提升巴松子的产品附加值。亚尔-穆罕默德解释说:“炒熟的松子利润率要高一些,大约15%到20%,而原材料利润仅10%。”

  不过推进松子深加工落地巴基斯坦尚有拦路虎。一位在中国从事巴松加工生意的业内人士回忆道:“我们2013年就在巴建过合资工厂,赔了100万元(约合2537万卢比)。当时设备都运到巴了,但发现巴当地合作方控制松子价格,售价还没有在中国直接购买的便宜,比如在中国购买每公斤70元(约合1776卢比),从我们的巴工厂发货要每公斤100元(约合2537卢比),所以一年就关了。”

  新的巴基斯坦松子收获季即将到来,业内预计仍是一个丰收年。可以肯定的是,中国将继续位列巴松子主要出口目的地,而货源、价格问题能否缓解,我们将持续关注。(中国经济网记者郭彩萍 陈佳琪 扎法尔·侯赛因)


(责任编辑:孙丹)

精彩图片
百度